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扶他学生会长】(12-13)【作者:海狮 (sealion1624)】
【扶他学生会长】(12-13)【作者:海狮 (sealion1624)】
字数:100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朋友

               人物设定

  姓名:漆原丽

  性别:女

  身高:165CM

  职业:高中女生(剑道社主将)

  详细设定:头发是比音羽绫稍短的褐发但仍算长发范围,不良少女,在校外兼职多份工。剑道社只有偶尔或要比赛时才会去,即使如此因实力的关系仍保留主将的位置。有着莫名的性癖好。性经验丰富的抖S女王,可是这属性现在在会长面前没有用。运动万能,身材属於健美类型。

  补充一下,她们现在是二年级,读的是女校。

  「稍微冷静下来了?」漆原苦笑道。

  「呃…嗯。」我全身浸泡在充满热水的浴缸里,只露出上半部的脸。

  我刚刚几乎把这生所有的不愉快,几乎全都发泄出来了。要不是大哭大闹到一半突然体力不支,真不知道还会继续疯多久……

  看着在沖洗自己身体的漆原。说真的我心里五味杂陈,我已经不知道该用甚么想法去面对她了。

  「好了,会长你过去一点。」漆原似乎洗乾净了自己的身体,而想要坐进浴缸里来。

  「呃…我先出去吧?」我说着就要站起身。

  「等一下啦!我们来聊聊天啊。」漆原制止我,一边在我对面坐下。

  我不想让身体继续暴露在漆原面前,只好跟着坐下。

  看着微笑看着我的漆原,我有点不知道要说甚么,只好又躲回热水里。
  「我们这样算是和好了吗?」过了一会漆原问。

  我直接摇了摇头,虽然刚刚跟她这样哭诉,但我还是认为。如果她在学校没有这样对我,这后面一连串的事件根本不会发生。

  「是吗……」漆原苦笑了一下,低声的说。

  「可能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吧……」

  我的心情还很複杂,而没有回答她的话。

  「所以…我也有所觉悟要用一辈子来偿还你了。」漆原继续说着。

  唔…一辈子吗?我果然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漆原。

  「对了!」漆原又继续跟我搭话。

  「你刚刚说你有个弟弟跟妹妹?」

  「嗯…弟弟小我六岁,还在念国小。妹妹只小我一岁,是我们学校的一年级生。」这题我可以回答。

  「哼嗯~ 弟弟妹妹吗?我是独生女,所以还蛮向往的呢。」漆原说。
  我看了她一眼。

  「当姊姊没那么容易……」

  「那是对你来说吧!你把自己逼得太紧啦!」漆原说着。

  大概是想到我刚刚的爆走吧,她呵呵笑了起来。

  「呜……」我又缩进了水里。

  「啊!对不起对不起!」漆原看到我的反应后慌忙道歉。

  「会长呢?想当个独生女吗?」

  我微微抬起头想了一下,独生女吗……

  「独生女还是算了吧…感觉会很孤单。」我说。

  「如果可以选的话,我希望上面可以再有个姊姊。」

  「喔!这样的话…」漆原突然喜上眉梢,大概又想到甚么点子了吧。

  「这样的话,我来当你姊姊就好了啊!」

  「咦?」

  「互相平衡供需关西嘛!我又可以顺便照顾你,嗯!真是个好主意!」
  甚么照顾…我又不是小孩子,刚刚才说要补偿我的。

  可是……

  「姊姊吗……」我喃喃自语。

  「OK的啦!我会当个好姊姊的!」漆原很兴奋的挺起上半身。

  「欸欸?可是我还没……」

  看她闪闪发亮的双眼,她到底在兴奋甚么啊?

  「来!叫我一声姊姊看看!」

  「呃…突然要我叫漆原同学……」

  「都甚么时候了!还叫我漆原,叫我小丽吧。啊!不对,要叫我姊姊啊!」
  实在拗不过她,我只好………

  「姊姊……」

  「呀啊!会长好可爱!再叫我一次!」漆原的双眼都快变成爱心了……
  「姊姊……」

  「呀!再亲密一点!叫我姊接!」

  「姊…姊接!」啊啊,好害羞的感觉。

  「呜呼!好!现在叫我姊姊大人!」

  「姊姊大……」不对!

  这方向绝对是偏掉了!我突然惊觉。

  「你…你又在整我对吧!」我红着脸说。

  「哈哈…被你发现啦。」漆原笑着说。

  我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她牵着走。好可怕的女人……

  「呀啊~ 虽然刚刚有点在开玩笑,可是说要当你姊姊是真的喔」

  漆原坐在我对面,抱着自己的双腿笑着说。

  「我想要补偿你……要花多久都没关系,以后有甚么问题就来找我吧。虽然学生会长的问题我不一定能解决,但我至少可以听你说话喔!」

  「嗯…谢谢。」

  「是说,会长你的烦恼也累积太多了吧!」

  ……才刚觉得气氛还不错的。

  「你都不找朋友聊天诉苦的吗?」

  「…我没有朋友。」

  漆原的笑脸突然僵住。

  「呃…不好意思我刚刚可能耳朵进水了。」

  说着漆原还真的掏了掏耳朵。

  「你刚刚说甚么?」

  我嘟起嘴。

  「你明明就听到了……」

  「可是我不了解啊!你是学生会长耶,全校的明星耶!怎么可能会没有朋友!」
  「就没有啊……」

  「那,那些写情书的迷妹呢?学生会成员呢?还有班上的同学总有几个吧?」
  我摇了摇头。

  「还有那个副会长,我突然忘记她叫甚么…她不是跟你很亲近?」

  「若叶学姊只是常帮我一起处理学生会的事,还有她的数学比我好,我常会找她一起读书。我们只有这样而已。」

  我看着傻眼的漆原。

  「我跟你说好了,我觉得现在学生对交友玩乐的看法都太…」

  我开始将自己的理论跟漆原说。

  「…原来如此。」听完我的话后,漆原点了点头说。

  啊啊,漆原认同我说的话吗?这真是……

  「我终於了解为什么大家都在传那句话。」

  嗯?甚么话?

  「大家都在说…会长大人不懂人心。」

  ……

  「甚么意思?」

  「没甚么没甚么,可是啊!会长大人,我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耶。」
  「朋友…我跟漆原同学吗?」我疑惑的说。

  「你看,我不是都说过了吗?」

  漆原将身体微微前倾,将自己的胸部从水里露出。

  「叫我小丽吧……」

  我不自觉地盯着她的乳房,她的声音突然变的好有磁性……

  「漆…嗯…丽同学。」我果然还是没办法……

  「不对喔~ 是小丽……」

  她突然像只小猫般,趴在浴缸里,向我靠近。

  「丽……」

  她越来越靠近我……

  「哦~ 省略了敬称呢,有进步。」

  我直盯着已经爬到我腿上的漆原丽,她湿濡的头发批在背上,裸露的乳房跟仰视我的俏丽小脸,都让我觉得……

  「来…加把劲,小、丽……」

  她的手放在了我同样裸露的胸部上,现在她已经完全爬到了我的身体上面。
  「呜…丽……」我带着哭音说。

  我害羞地将身体向后缩,已经几乎躺在了浴缸里。

  漆原顺着这个势,打开双腿坐到了我身上。她的脸颊带着潮红,乳头早已勃起,又是满脸的兴奋。

  「不对喔…你不好好叫我的话,我今天不让你睡喔~ 」

 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随手玩弄我的乳房……

  「呜……」

  我在她身下微微哭着,可是却没有任何讨厌的感觉。

  「来…快说吧……」

  漆原俯下身轻抚着我的脸,隔着水玩弄我的乳房的手越动越快。

  「呜…请不要欺负我……」

  「啊啊啊啊!会长大人太可爱了!」

  漆原突然大叫。

  「我本来想等你恢复体力再跟你玩的,可是我忍不住了!」

  「咦咦?你想要做什……」

  漆原突然低下头吻住了我的嘴。

  「啊啊是你自己勾引我的…我们做吧……」稍微分开之后,漆原不讲理的说着。

  「甚…甚么勾引?我根本没有做甚么……」

  「没做甚么?」漆原又露出她的小恶魔笑容。

  「那这根是甚么?」

  她将手伸到身后握住了我的肉棒,我才发现我已经完全勃起。

  「呀!这…这是……」

  我吓了一跳,甚么时候……

  我的肉棒高高的挺起,已经突出了水面。

  「嘻嘻……」

  漆原扶住了我的肉棒,接着抬起身体。

  「会长大人,我要进去啰~ 」

  「等…等一下!这里是浴室耶!」我慌张的乱喊着,其实只是想拖延时间。
  「哦?会长会选地方啊?那我们回我房间继续吧?」

  「不!我不是这个……」

  话还没说完。

  「嘿!」

  漆原早已将小穴对准我的肉棒,她发出一声俏皮声音后,坐了下去。

  「噫!」「呀!」

  我跟她同时发出叫声。

  一股不同於热水的温暖包覆住我的肉棒,啊啊…我是第一次进到女生小穴。
  「哦…会长大人的…肉棒……插进来还是一样满满的感觉!」漆原坐在我身上,说话断断续续的。

  「好了吗?会长,我要动啰。」漆原兴奋的说着,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。
  我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

  她开始上下摆动身体,她的小穴也随着动作吞吐我的肉棒。

  我微微喘着气看着在我身上的漆原,双手也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乳房。
  感觉很棒!可是…还不够。

  或许是在水中,或许是因为姿势,她上下的动作并不快。

  「哈啊……」漆原发出满足的呻吟。

  可是对我来说这只是在隔靴搔痒,我微微皱起眉头,我想要更多。

  我停下爱抚自己,将手慢慢移到漆原的腰间。

  「嗯?会长大……」

  有点想要整整她的心理吧,我抓住她的腰,然后挺起我的下半身把她举高,接着我抽出自己的肉棒后再将她快速压下。

  「呀啊啊啊!」漆原惊叫一声。

  我微微一笑,刚刚的感觉非常棒,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是。

  我又慢慢将她举起。

  「等…等一下!」

  才不等。

  「呀啊啊!」

  本来还有余力爱抚自己的漆原,现在已经把手撑在我的胸部上。也因为这样她才不至於整个软倒。

  我可以看到漆原的眼角并出了眼泪,我觉得这样的她,比平常小恶魔的她还要来的可爱。我将手从她的腰间移到了她浑圆的臀部。然后又将她慢慢抬起……
  「等一下…会长大人…你不知道你的肉棒对我……」

  看着她哭丧的脸及无力的声音。我对她微微一笑,又是一记大力的抽插。
  「呀啊啊啊!」

  漆原娇叫一声后终於软倒在我身上。

  而且,我透过还在她小穴里的肉棒感觉到……

  「你高潮了?」我故意问她。

  「嗯……」漆原无力的说。

  「你说甚么?」好像有点好玩,我微微动了一下肉棒。

  「对啦!我高潮了啦!臭会长!」漆原维持趴在我身上的姿势,抬起头瞪我。
  「是吗?」我也微笑的看着她。

  「可是我还没……」

  「咦?」

  我抱住傻眼的漆原,维持让肉棒继续插在她小穴的姿势,翻过身体。

  现在换漆原在我身下了。

  「等…等一下啦!会长大人难道你又……」漆原慌慌张张地说着。

  「又怎么?漆原同学不要转移话题喔~ 」

  「我不是说叫我小丽吗!不对啦!你先放开我!我才刚高潮……」

  我开始摆动下体。

  「呀啊啊!等!等一下啦!可恶…为什么又……」

  我缓缓抽插,感受漆原温暖潮湿的小穴。虽然没有可以比较的对象,可是我觉得漆原的小穴非常紧。

  「呀啊!」

  我看着在我身下娇喘的漆原,心中的某个东西逐渐扩大。我加快了抽插速度。
  「漆原同学?」我唤着她的姓。

  「噫!干…干么啦!?」

  「觉得舒服吗?」我笑着问。

  「吵死了!闭嘴啦臭会长!我不跟你讲话了!」漆原胡乱骂着。

  「漆原同学?」加速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漆原丽?」快速摆动。

  「呼呼……」

  「丽同学?」唔…我快射了。

  「哈啊…哈啊…」

  ……

  「小丽?」我使出致命一击。

  「哇啊啊!不要再这时候这样叫我…呀啊啊啊!高潮了连续高潮了啊!」
  「嗯!啊啊啊!」随着她的高潮我也一并射出精液。

  「等一下!你在里面内…呀啊啊啊啊!」漆原哭喊着。

  将精液全部射进小穴后,我也无力的倒在漆原身上。

  「呼呜…呼呜…」

  很累……可是,很满足。

  「可恶…臭会长…明明都说我不让人内射的……」漆原还在哭。

  她有说过吗?

  有一会时间,浴室里只有我们两人的娇喘声。

  等我稍微缓过了气,我说。

  「小…嗯……丽同学?」

  「干么啦……」

  「谢谢你救了我。」

  「哼!」

              第十三章回家

  现在时间是礼拜天早上9点,我和丽总算洗完了澡,洗了快三个小时……
 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真够笨的,在我体力低下的情况下还在浴室玩那么久,导致最后我是被丽抱出来的。

  「都是你啦,笨蛋会长!我刚刚洗澡前加热的饭又冷掉了。」

  丽把我放置在客厅后就跑去厨房里忙着。

  「不…这你也有错吧。」我随口回应着。

  我带好眼镜,一边看着丽家的电视新闻一边用手机。

  丽后来很乾脆的把我的东西都还给我了。我的手机里没甚么异常的讯息,家人真的对我两天两夜没回家也没甚么疑问。而电视新闻里也没有关於我的报导。
  「如果真没甚么事就好了……」我喃喃自语。

  我现在穿着的是丽的衣服,虽然说她把东西还我,但只有书包、手机跟眼镜,至於我的衣服她的说法是还没乾。对此我很怀疑……

  「呀!我们穿的是情侣装耶!」丽在浴室时喊道。

  「这根本都是你的衣服吧……」

  现在我跟丽的衣服一样都是穿着宽大T恤加上热裤,下面没再穿甚么,反正我也不在意。

  「好啰~ 虽然只有饭是热的,但其他菜里面可是有我温暖的心!」

  丽一边嚷嚷一边将饭锅提上桌子。

  我关掉了电视,将手机收回书包。

  「哦哦~ 会长大人真是好有家教。」注意到我的动作,丽说。

  看着正在帮我添饭的丽,我有点不知道要说甚么,最近我对她的心情转变实在太大了。

  「干嘛不说话?看我看得入迷了吗?」

  「…完全没有。」

  「呜…好过分。」

  她将盛的像座小山的饭碗递给我。

  「谢谢。」我说。

  我是西餐派,所以早餐吃米饭还是第一次。是说隔了那么久没吃也不能说是早餐了。

  「会长大人可以自己吃吗?还是要我…喂、你、呢?」

  「…不用,我自己可以……」

  如果在被丽弄到再来一次我可受不了。

  吃饭中,我考虑很久还是决定向丽提出我的疑问。

  「丽,我有问题要问你。」我先将碗筷放到一旁说。

  「喔喔!会长大人叫我……嗯?你问吧。」

  似乎是感觉到我的认真,丽也停下了疯言疯语跟进食。

  「那些…男人你认识吗?」我相信她知道我在指谁。

  「不认识,我只知道他们常在这附近溜搭,我之前也跟你说过我们这边治安不太好。」

  不认识吗……

  有个想法一直在我心中困扰很久。

  似乎是察觉到我面有难色。

  「会长大人为什么这样问?难道是认为我跟他们有甚么关系?」

  「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」我倒是没想到那边。

  「难道是会长大人想对他们……」丽吞了一口口水。

  「报仇吗?」

  我傻了一下。

  「不…报仇甚么的……我不会做那么可怕的事!」

  她为什么会想到那边?我现在只希望可以不要再看到他们。

  「那是怎样嘛?」

 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将困扰我的想法说出。

  「丽…我在想他们有没有可能认出我?」

  「……啥?」丽傻眼的问。

  「如果他们认出我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长,我的名声还好不当学生会长也罢,可是学校的名誉……」

  我越说越慢,最后停了下来。为啥丽会有那个表情?

  「你那甚么表情?我在跟你说正经的……」

  「啊啊啊!会长你是笨蛋吗!?」丽发出大吼。

  「甚么?我才不笨,我的成绩……」我反驳。

  「谁管你的成绩啊!之前好玩叫你笨蛋会长,没想到你真的是个笨蛋!」
  丽继续说。

  「你被他们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,你只想到这个?」

  「甚么叫只想到这个?这很重要耶!」

  「啊啊!笨死了!笨蛋会长!可是又好可爱!」

  「你!你在说我笨我就……」

  「即使是这样的笨会长我还是一样爱你啦!」

  「走开!不要抱我……」

  后来我赌气不再吃饭才被丽的「因为没戴眼镜所以认不出来」这个理由说服。
  饭后,已经中午11点了。我跟丽把几乎整桌吃完的菜盘子一起收拾进了厨房。

  「觉得我煮的如何啊?会长大人?」丽笑着问。

  「很好吃,谢谢招待。」虽然我觉得我煮的比较好吃,但我还是这样说。
  「粗茶淡饭而已,会长想要的话我可以每天帮你煮喔!」

  「……不用了。」每天帮我煮是要帮我做便当的意思吗?

  东西都收完后,丽插着腰说。

  「好了,盘子放着我晚一点再洗就好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我其实觉得我应该要帮忙,可是既然丽这样说的话。

  「接下来,会长想要回家了吗?」丽看着我问。

  嗯…以现在来说,我已经没那么急着想回家了。

  「还是会长大人想睡一下?晚点太阳没那么大了我在送你回家。」

  没等我回答,丽又说。

  「好吧,那我就再打扰一下,现在出去实在太热了。」而且我现在的身体还有点虚弱。

  「不会打扰啦!会长跟我来!」丽兴奋的说。

  她怎么一天到晚都很兴奋?她不会又想对我做奇怪的事吧?

  跟着丽到了二楼,到了应该是她房间的地方。

  说真的她房间很乱…到处都是乱丢的衣服内衣和漫画,还有各种运动用品,拳击手套、竹刀、哑铃,只有双人床上稍微乾净一点的,但上面还是一堆衣服……

  让我看的强迫症直发。

  丽豪不在意自己房间的乱象,把床上的衣服随便往地下一拨,就往床上躺了上去。

  「好了,睡吧!」丽说。

  「睡?我睡哪?」我看着乱得几乎无法行走的房间问。

  「嗯?当然是床上啊!」丽侧躺在床上理所当然的说。

  ……

  「我要回去了。」

  「欸欸!?为什么?」丽惊讶的从床上坐起。

  「不是说好,晚点我在送你回去吗?」

  「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么,你一定又想对我乱来。」

  「等一下!浴室那次有一半是会长自己要负责任…好啦好啦!我保证我不会对你乱做甚么事!」

  「真的?」

  「真的真的!」

  「好,你发誓。」

  「咦?还要用到发誓喔……」

  我转身打开了房门。

  「好啦好啦!我发誓我不会再对会长乱来!」

  我带上了房门。

  走进床边,先将书包放在地板上我再把眼镜摘下放上去。

  接着我在丽的旁边躺下。

  「真是的…会长欺负人……」丽的声音很委屈。

  「到底是谁欺负谁啊……」我很无奈。

  我转过身体侧躺着,背对一脸兴奋看着我的丽,嗯…别人家的床铺,不知道我睡不睡得着。

  「嘻嘻!会长好香!」背后传来丽的声音。

  「用的不都是你的沐浴乳吗?」

  「不一样啦!会长有股特别的…」

  「不要再说话了,快睡觉!我也要睡了。」搞得好像在夏令营一样。

  「好~ 」

  ……

  「会长不给我一个晚安的吻吗?」

  「不要!而且现在是中午。」

  「小气……」

  ……

  「我可以舔你吗?」

  「够了!」

  真是……

  在被我的手机闹钟叫醒时我才发现,自己睡着了。

  我很惊讶我竟然睡的着,我的个性是不太喜欢跟外人睡。

  国中毕业旅行住旅馆时,还因为自己坚持要一个人睡沙发,而把跟我同床的同学惹哭,说我不愿意跟她睡。

  所以说,丽大概是我除了家人以外第一个睡得着的外人吧。

  手机闹钟实在吵的烦人,我正想要拿起眼镜跟手机。我突然发现我不能动,不…不是完全不能动,我用左手把棉被掀开。

  ……

  丽像无尾熊般熊抱住我,她纤细的腿横跨过我而且手还放在我的胸部上。
  「明明发誓说不会乱来的……」我无奈的说,接着奋力的把丽从我身上推开。
  我的闹钟设定是下午5点了。

  虽说我5点准时起床可是,把还在赖床的丽叫醒,接着她又在我换回我的制服时乱闹一通,搞到我们准备回家时,时间已经快6点了……

  「真是…在搞甚么啊……」我扶着额头抱怨的说。

  「哈哈,抱歉抱歉~ 」丽根本没有毫无歉意的笑着说。

  我还看到她把我穿过的衣服和裤子,藏在自己的棉被里。我是无所谓啦,反正那本来就是她的衣服,而且跟她吐槽这件事的话不知道又会被她拖多久。
  「接下来呢?会长想怎么回去?」

  「嗯…离这里最近的车站是哪一站?」我问。

  「XX站!」丽举起一只手说。

  从那站坐电车到我家附近大概要十几分钟吧。

  「那就送我去车站吧。」我说。

  「OK~ 」

  跟着丽走在陌生的路上,看这方向应该是不用经过那个公园了。

  我突然想到,如果从车站回家的话,路上好像没有甚么店家,这样的话……
  「丽。」我叫了声在我旁边打哈欠的丽。

  「嗯?」

  「这附近有便利商店吗?」我问。

  「有啊。会长要买东西?」

  「嗯,买给我弟弟的礼物。」我看着手机上的群组对话。

  「…你啊……」丽很傻眼。

  出了便利商店,我手里多了一个袋子。

  「会长买那么多全都是给弟弟的?」丽看着我手中的袋子问我。

  「不是,还有要给妹妹的。」

  「哼嗯~ 那给姊姊的呢?」

  我愣了一下。

  「嗯?我没有姊…」

  啊啊,我恍然大悟。

  「你没有。」我对丽说。

  「欸~ 小气!」

  晚上7点我终於回到家了,看来在丽的家先睡过一下是正确的,这段路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长。站在家门前,看着熟悉的建筑和写有「音羽」的门牌,我感到说不出的放松和疲劳。

  「哦,这里就是会长大人的家啊。」丽还在我旁边。

  其实到车站时我就跟她说不用送了,可是她还是很坚持,我也就随着她。
  「嗯,不管怎样今天真是谢谢你了。」我对丽说。

  「嘻嘻,不会啦。」

  之后我们对看了几秒,我正在奇怪为什么她还不走。难道想进来喝杯茶吗?
  「那个…」丽面有难色的支支吾吾。

  「嗯?丽想进来喝杯茶吗?」我问她。

  「咦?可以吗?……不对啦!」

  到底是怎样?

  「我有话要说!可是让我心里准备一下!」

  甚么事情那么隆重?

  我双手提着书包和便利商店的袋子看着她。

  丽在我旁边深呼吸几次后,似乎准备好了。

  「会长…不,音羽绫同学!」丽面对我正经八百的说。

  「嗯…嗯?怎么了?这么突然?」被她叫全名加上敬称感觉挺怪的。

  「那个!对不起!」

  她往后退了一步,然后往地上跪了下去。而且不是普通的下跪而是土下坐,代表最高敬意和歉意的姿态。

  我当然吓了一跳。这里是大街上耶,而且在我家门前。

  我赶忙蹲了下来想要扶起她。

  「丽?你干嘛突然这样?」

  我有点不知所措时,丽把头抬了起来。她已是泪流满面。

  「我知道我做再多事,说再多道歉的话,都弥补不了你的伤痛……」

  我知道丽想说甚么了,我不再阻止她,而是在她面前跪坐下来。

  在夜晚的大街上,两名少女,一个跪坐一个土下坐在地上,画面有着说不出的突兀。

  「可是…即使要花上一辈子也没关系,即使你永远也不原谅我也没关系。让我…待在你身边补偿你,让我…赎罪好吗!」说完,丽又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。
  「把头抬起来吧,丽。」我跪坐在她前面说着。

  看着她哭的乱七八糟的脸,我整理着思绪,将心中的话语说出。

  「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喜欢你的补偿,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原谅你。事情并不是完全都是你的错,但你也并非完全无错。」我停顿了一下。

  「但是我愿意试着接受你的补偿,你的赎罪。」

  「哇啊啊啊!」

  丽不再压抑自己,她扑到了我身上,终於泪崩。

  「好了好了。」我轻轻回抱着丽。

  「对…对不起!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!我不是故意的!」丽把头埋在我胸前大哭。

  「是…是,丽只是个小笨蛋而已。」我摸着她的头。

  「呜…我才不是笨……对啦!我就是个笨蛋!」

  「到底是怎样啊?」我苦笑。

  丽这一哭就哭了快三分钟,其中当然有路过的路人以狐疑的眼光看着我们,我都是对他们苦笑跟摇手带过,好险没有遇到邻居或是认识的人。

  「好了吗?丽?」我听哭声渐渐变小,便向还把头埋在我胸前丽问。

  「嗯…还有没有路人再看我?」丽说。

  「没有了啦。」

  「那我们明天学校见啰?」还继续埋着。

  「嗯,明天见。」

  「不可以摆脸色给我看喔?」她要埋到甚么时候?

  「好啦。」我苦笑。

  「会长好香好软……」

  「你给我起来!」

  终於我们两个从地上站了起来,我的制服胸前已经湿了一片。

  「啊啊…才刚洗乾净的……」

  「那脱给我!我再帮你洗,还有内衣也顺便……」

  丽以彷彿刚刚发生的事都是假的的兴奋表情说着。

  「别闹了笨蛋!」我在她头上敲了一下。

  「呜!好啦…那我们明天见啰?」抚着头,丽说。

  「是是…明天见。」

  「明天我看到你可以跟你打招呼吗?」

  「可以。」

  「那我可以认定我们是朋友了吗?」

  「嗯,可以。」

  「那我可以到处炫耀说我跟会长交朋友了吗?」

  「…不行。」

  「那我可以叫会长,绫吗?」

  「嗯…可以。」唔…直接叫名字吗?这还是第一次。

  「那我可以叫你小绫吗?」

  「……可以。」

  「那我可以走了吗?」

  「可以可以。」我们从刚才到现在已经道别过了很多次了啊。

  「那可以给我一个再见的吻吗?」

  「可…不行!」

  差点被你溜过去。

  「嘻嘻!」丽对我笑了笑。

  「拜拜!」

  她转过身很乾脆的走了。

  我目送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。

  以后似乎会很累呢。

  毕竟交了一个这么麻烦的朋友。

  「我回来了。」我终於回到了家。

  家人还真的对我消失那么久没啥疑问,兴奋朝我扑过来的弟弟,正在准备晚饭的母亲,在客厅看电视的父亲。明明才不见3天我却彷彿相隔了3年才看到他们一样,啊啊…我终於回到家了。

  看着在吃我买回来的零食的弟弟,我问母亲。

  「爱呢?我也有东西要给她。」

  「还没回来啦!明明是假日,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。」

  母亲在厨房回应我。

  「你要吃饭吗?」

  「啊,要。」

  虽然不是很饿但我很想跟家人待在一起。

  「啊啊,俊!马上要吃晚餐了你还在吃零食。」

  「是姊姊你自己给我的!」

  「我没要你现在吃啊。」

  吃过饭再次洗了一次澡,我回到了我的房间。

  我现在只穿着内裤和宽大的衬衫。看着全身镜里的我,虽然还可看到内裤底下的突起,但我已经没那么排斥了,应该说我已经习惯了才是。

  可是,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把「它」消除掉。

  「明天问问丽,知不知道我的」东西「是怎么回事吧?」我喃喃自语。
  这时我的房间传来敲门声,我赶紧把衬衫拉下盖住内裤。

  母亲和弟弟不会做敲门的动作,所以是父亲吗?

  我打开了门,结果三个人都不是。

  站在门口的是我的妹妹,音羽爱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